01/10/16

到卢浮宫探访艺术

壮观的卢浮宫不只是博物馆,也是建筑杰作。
一早,游人就在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前排队了。
《萨莫塔斯岛胜利女神》的大理石雕像。
用了四年时间还未完成的名画《蒙那丽莎》。

与伦敦大英博物馆、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并称为世界三大博物馆的巴黎卢浮宫,是一座艺术殿堂。这里除了向公众展出三万件艺术品的八个展区,还有一个临时性轮流展出书画艺术的展区。喜欢艺术的人,在卢浮宫内消磨上一整天时光,仍感到意犹未尽啊!

 

与蒙娜丽莎有约

排在队伍的第十一个,我和伴侣在早晨九点零五分通过安检,顺利进入广大的卢浮宫。一同入馆的游人都感到一股神秘的号召力,纷纷往同一个方向去。

拾阶登梯,游人的脚步停驻了。缺少了头和手臂的雕像《萨莫塔斯岛胜利女神》屹立在海岬上,迎风抗浪,英姿让人无法淡定地越过,而视若无睹。在希腊神话中,胜利女神的名字叫做尼克(NIKE)。也是运动品牌NIKE的名字来源。当年,NIKE品牌的设计师为新产品起名字时,想到了胜利女神,于是以此命名……

一心记挂着牵引我俩的神秘力量,我们很快便退了出来,快步前行,转过馆厅,《蒙那丽莎》霍然出现——是她,是她,传说中带着神秘微笑的蒙那丽莎!

《蒙那丽莎》是莱奥納尔·达芬奇笔下的名画,沉浸在她举世闻名的微笑中,我们往左走,她跟着往左望,我们向右移,她紧随着向右看——直看到我们的心底去,好一双勾魂的眼睛啊!

作为镇宫之宝,《蒙那丽莎》共有六位看守员,还有重重护栏及玻璃窗保卫。很快,慕名而来的游人便鱼贯而入,挤满了《蒙那丽莎》跟前,人挨着人,呼吸交叠着呼吸。这时候,想要好好地欣赏她,可是天方夜谭了。

凭着传神的眼睛,我们也认出馆中其他莱奥納尔·达芬奇的画作。在那些画上,都能看到蒙娜丽莎似的迷人微笑。

 

大狮身人面像在眼前

我们逐一参观卢浮宫内的展区,包括东方古文物馆、埃及文物馆、绘画馆、雕塑馆等,进行艺术的采集。那感觉就像在一日之间,游遍了世界。

最让我大开眼界的,是身高1.83米、长4.80米的埃及文物《大狮身人面像》。埃及是不易到达的国家,能在卢浮宫与埃及人首狮身像见面,千载难逢。

尽管文物馆及雕塑馆内有各种栩栩如生的名手雕像,和一些非常精致的古董玩器,如碗、钟表之类的,我却花了好多时间,流连于绘画馆。那里的镶框内,有人的肖像、圣经片段、建筑遗迹等,从丰富多彩的油画里走出来,因有尽有。

这些画最早在十四世纪由法国的君主所收集,后继的国王加以充实。经过两个多世纪的补充完善,有些从流亡贵族家、教堂及修道院征收,或在帝国时代从全欧洲征收,或以购买、捐赠的形式收集……现在的卢浮宫,拥有六千多幅绘画作品!

百闻不如一见的人首狮身像《大狮身人面像》。
游人争相拍摄素有“最美的女性身体”美誉的维纳斯雕像。
《宫殿守护狮》是公园前十九世纪,古都玛丽城的镶嵌铜器。
游人参观卢浮宫时,可以用语音导览器。

听馆中画讲历史

我们所在的卢浮宫,在两百多年前已由王宫变身为博物馆,向公众敞开大门,但里头一切的东西,不论是烛架、天花板,地毯……至今仍在述说着王室的奢华行为。

有一个以卢浮宫历史为主题的展厅(Histoire du louvre),展出从构思到建构各个过程的史料、绘测图等。我们在馆中画看见前人参观卢浮宫的盛况,非常精彩。

卢浮宫的范围实在太大了,展出的物品实在太丰富了。于是一路行来,已下午五点点多,我俩因半日未尝歇息,腿酸脚软。最后参观的绘画厅,两遍皆是画廊相接,游人无几。游人大多以镇宫之宝为主,一路参观,故这些馆未免清冷了。

坐下来,歇息吹冷气,我不由得说,“要是可以当一个小小文物看管员,似乎也不错哦,可以天天赏画……”

尽管花了近一天时间,仍不能尽游卢浮宫,但我们都感到心满意足了。

1865年,建筑师维斯康蒂向拿破仑三世提出新的卢浮宫计划。
杜伊勒里公园收藏了近百件世界著名雕塑家的作品。
2016年1月8日《南洋商报》新视野
09/26/15

呢喃

安靜的時候,就回到這裡。兩萬年以前的世界了,溫柔仍然跟隨著我,海浪與細沙的触摩似的,也許是色澤,也許是線條,也許什麼也不是。

月圓花好,愿中秋節快樂!

 

01/14/15

柿子再见

 

 

喜欢吃柿子。

第一次吃柿子,是在桂林吧,满街的柿子树高高的挂满了柿子,酒店一出来,就有卖柿子的小贩沿街叫卖。柿子又甜又可口,让人爱不释手,吃了一个接一个,旅程还没结束,开始腹泻。也不知道是吃了柿子腹泻,还是腹泻后吃了柿子。后来才知道,柿子性寒,腹泻吃柿子情况会加剧。柿子和好些食物配搭,也会造成腹泻。啊啊,好麻烦的柿子。

回来以后,又忘了柿子带给我的苦。每逢柿子的季节,还是忍不住想带几个回家。去年秋季,盛产柿子,买了好几次柿子回家。摆在桌上,黄橙橙的煞是好看,看着,看着,禁不住拿起蜡笔开始在画纸上彩绘。柿子画还没完成,柿子已经全装进肚子。

2014已经过去。

不久前去超市,看见几个柿子皮有些腐烂了,安静地躺在那里迎接死神。

农历新年快到了,不多久,黄橙橙的柑将一丛丛跳上那里。到时候,人们已经把它遗忘。

 

11/2/13

灰姑娘到家啦

在外生活,没有父亲守门的夜归,是自由,抑凄清?


咕咕——咕咕——”

咕咕鸟跳出它那深褐色的小阁楼,朝着厅内鸣叫了十二声。

午夜十二点,她脱下那双米黄色凉拖鞋,光着脚丫轻悄悄踩入家门。米黄色凉拖鞋是她前一晚收到的生日礼物。三十二,套一句长辈们说的话,这把年纪呀,要是好命的话,早当上几个孩子的妈了;而她,填写个人资料栏时,依然在单身旁格子里打小勾勾。

她乘坐女友的名贵车子回到家,车夫不会打回鼠形,坐骑没有变成南瓜。她身穿一件辣椒红小背心,衬一件及膝长浅灰色外套,及深灰色短牛仔裤。

灰姑娘准时到家也!”她望了咕咕钟一眼,自言自语道。

其实,她并非灰姑娘,出席的也不是王子举行的舞会,魔法不会在十二点自动解除,她大可不必赶在十二点前匆匆赶回家。女友不明所以,听她说明原由,不外乎不愿意让父亲担心,便道:“佳节该有赦免权不是吗?一年就只那么一次。”

另个女友也发话了:“别管他们嘛!我爸妈不也一样,老担心我。我才不理会呢,常常很晚回家,久而久之他们就不再理我啦。”

她乖顺得不得了?

非也非也。

她也曾经为自己夜归时,父亲的守门感到不耐烦:我都几岁了,还需要担心成这样子吗?你们先睡吧,我自己带钥匙。我也想在白天约朋友见面呀,可是他们只有晚间才有空……

最后她发现,夜归时父亲的守门,里头有个说不上来的东西。

印象最深刻莫过于那次,她与越洋工作、返乡度假的友人坐在桥头上,海浪拍打着桥柱,发出规律好听啪嗒啪嗒的声音,墨绿色的夜空绽放着幽幽浅浅的月光,风吹来的时候凉爽爽,是晚间一派岁月静好的气氛,她与友人闲散聊天,一不留神跟夜景的约会时间长了,夜色已翻转入凌晨三点钟。

回到家时,邻家的灯火早已灭去,声音也都在酣睡中,只剩下父亲的卧房风动的窗帘。哦,不是风,那卧室传来了细碎的声音,只见一只手掀开了窗帘,一个头伸出来向窗外稍停,然后又匆匆没入帘后。这发动了她不安的情绪,手中之匙几乎跌落。按照父亲的生理时钟,每晚十点要是没把自己送抵梦乡,他一定累得睡眼惺忪,每一个细胞都在喊困。凌晨三点,那已是平时父亲的睡眠进入最核心的时候了。她立在那里,不声不响,感受到一种“爱”与“关怀”的逼迫,瞬间刹那,她一半的心不知落在了哪儿。

她内疚:都叫你先睡了,怎么就是不肯听?她气愤:我一向来都尽可能赶在十二点前回到家,这次是特例嘛,怎么就不能理解?最后,她的心如此明白,那当下最切肤的问题,其实是她心底的疼。

我也想睡呀。真的,不好说。你们在外地生活我管不了,可你们回到家乡,到了夜晚只要没回来,我睡意再浓,闭住眼睛睡眠就是不肯莅临呀。”

隔日,父亲哈欠连连,精神不太对劲地为自己前一夜的守候做注解时,她相信她悟到的“明白”,虽然不等同于全然懂得为人父母的心是怎么操作的,但那肯定意味着父亲对她无尽的关怀、挂虑及爱。

沿着此事默默回想,她心头有一股温柔的暖意涌上来。

爸,灰姑娘到家啦!

《星洲日报·星云版》2013-11-01

 

10/16/13

洞穴·炊烟·生命!——姆禄国家公园探索小记

姆鲁国家公园洞穴非常适合寻幽探胜,会让游客留下许多珍贵记忆,让人不胜怀念。 机场

隐蔽的小型机场姆禄天空晴朗、山影翠绿、空气清新。
姆禄国家公园专属机场。
不论出发或回程,去姆鲁国家公园都是搭马航内陆廉航(MASwings)的小型螺旋桨飞机。小型螺旋桨飞机飞行得低,把蓝天白云,原始森林,尽收搭客眼底。去姆鲁国家公园不只目的地让人期待,航程也有不一样的风貌。
25分钟后,自美里机场抵达姆禄小型机场。小型机场天空晴朗、山影翠绿,清新的气息缓缓漂浮,集合在肺里———搭客们怎么能听不到姆鲁国家公园的召唤呢!

 

住宿

宽敞的睡房,窗外是翠绿树木。
长屋式住宿与餐厅入口。
入住姆鲁国家公园长屋式住宿,我和伴侣的三天两夜行自在愉悦。长屋式住宿的睡房设计简陋,却宽敞整洁,且设有个人卫生间。走出长屋,就可以与每一棵长得高高、伸展着翠绿的树木打招呼,看阳光透过枝叶的空隙,投射进点点星星般的光芒。
长屋的餐厅,我不愿意说餐饮价格有些愚昧游人的意味,只要知道姆鲁国家公园处在隐蔽的原始森林,不难理解这里的食材、灌装饮料等运输,需要额外的经费吧?餐厅食物有道地美食如椰浆饭、咖喱鸡、炒野菜等,口味极佳,绝对展现了我国的美食魅力。
洞穴

鹰洞入口。
鹰洞钟乳石、石笋与水帘。
鹿洞林肯像。
风洞雄伟壮观的石柱景观。
洞穴
“鹰洞”(Lang Cave)在1977年,由一个名叫“Lang Belarek”的当地人发现,于是以其名命名该洞,称作“Lang Cave”。郎洞里有形形色色,千姿百态的钟乳石、石笋、石柱等自然景观。低处看,石笋从地面耸立而起,像是绽放的奇异花朵。抬眼望,一串串雕工景致的艺 术品倒挂洞穴顶———是奇美挺秀的钟乳石,蔚然可观。石笋与钟乳石以一万年长约一公尺的速度,缓慢成长。把这自然现象与人类的生命联想在一起,生命多么短 促,人类何其渺小啊。
鹰洞还有些有趣的艺术品,在洞穴里恣意伸展。向导指着某处快融合为石柱的钟乳石与石笋说,你们看,那不是正交欢的男女器官么,游人于是咯咯笑,与自然界的亲和关系,就这么建立起来。
超过12种类蝙蝠
“鹿洞”(Deer Cave)则顾名思义,与鹿有关。鹿洞有着世界最大的洞穴通道,洞穴内居住着成千上万只超过12个种类的蝙蝠。蝙蝠家族庞大,排泄物自然也多,掉落地面, 融入水中,使洞里的水变成了咸水,一度吸引了饮用咸水的巨鹿到此生活。当地人发现了巨鹿的踪迹后,对它们进行猎捕,巨鹿的踪影自此灭绝。走在洞穴里,蝙蝠 粪便的气味直熏我们的鼻子。另,在“风洞”(Cave of The Winds)发现岩洞极其漂亮。在橙黄色的灯光映照下,高高的石柱像是雕梁画栋,支撑起整座洞穴,堂皇富丽,雄伟壮观。我们踩着阶梯,高高低低,环顾四 周,自然界神奇妙手的雕塑品目不暇接,又见簇拥锦集、银白耀眼的月奶石。
需得国家公园经理批准
“清水洞”(Clean water Cave)更神奇了,洞内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地下河,全长超过170公里!清水洞幽静灵秀,隔绝尘嚣。我走下阶梯,弯身探水,地下河水触手冰寒,感觉纯净, 竟让我联想起杨过,绝情谷与寒潭。就不知这地下河,是否也有着我们意想不到之物呢?思索间,但见一团队伍,在地下河缓缓行进。太振奋人心了,他们多半是参 与高级探险团的队友吧!
要参与姆鲁国家公园的探险团,需要得到国家公园经理的批准。冒险团途径崎岖难行,即需要防备散落的巨石,也需要爬坡涉泥、在地下河游动,在危险领域更需要绳索协助攀爬。探险团行程全长4.8公里,需要6至8小时才能完成。
我体力有限,挑战不了自己,当个冒险家,只能用艳羡的眼光望着他们。
原住民摆卖手工艺品。
炊烟

休息区的平台,坐满守候蝙蝠出洞的游人。
蝙蝠群如同炊烟,袅袅升向高空,飘往林中。
鹿洞与鹰洞之间,有一个休息区。到了黄昏,游人一个接一个,三五又成群,早早来到休息区的观望 台,占好了位子,等候蝙蝠出穴。不一会儿,观望台便坐满了游人,休息区弥漫着一股越来越浓的期待的味儿。天气晴朗的日子,这里可以看见成千上万只蝙蝠,自 鹿洞倾巢而出———像是炊烟,袅袅升起,高高低低,缠绕着林木与白云,觅食去。
向导说,阴天和雨天,蝙蝠一般不出来觅食。而它们形成烟状出洞穴,是因为群体的力量足以吓唬虎 视眈眈、想把它们吞食的老鹰。观望蝙蝠出洞,靠的是运气。第一天,我和伴侣以及许许多多守望的游人,对观看蝙蝠出洞满心的期待,被猛烈摇晃的树枝、天空落 下的雨丝,驱离守了休息区的平台,败兴而归。第二天,我们的兴致削灭不了,时近黄昏,再次穿越绿林,来到休息区的平台。
蝙蝠出洞极壮观
在离蝙蝠觅食时段近在眉睫之时,风突然扫走了白云,飘来几朵乌云。我的心一沉,瘫靠在伴侣的胸 口。谁知道灵活的白云再次游了出来,天幕又亮了,蝙蝠也出洞了!“出来了,出来了!”有谁喊起来,观望台上顿时热闹起来,一下子又安静了,游人都抬起头, 目不转睛盯住第一批出洞的蝙蝠,忽上忽下,忽左忽右,旋转来旋转去,又飘到另一个地方去,消失在游人眼帘。我感到内心洋溢燃烧般感情,又见另一批蝙蝠,跟 着出洞!紧接着,第三批、第四批……游人的欢呼声,响彻林野;蝙蝠出洞的壮观,目不暇接。
一批批蝙蝠,像自由的烟,从洞口飘升,旋转,消失在林木间。

 

生命!生命!

深褐色的竹节虫,隐身在树叶上。
被菇类占据的树木。
姆鲁国家公园的向导非常专业。他带领我们穿越森林,前往鹰洞与鹿洞的途中,时而比起手势,要我们静下来倾听林鸟的声音,时而指着体色呈深褐色、绿色或暗绿色等,与栖息环境相似的昆虫小生物,给我们讲解生物的名称、生活形态等。
他让我们无处不注意:生命!生命!———森林里的小生物有个特色,它们形状各异,大小不一,颜 色不同,落在它们栖息环境里的花叶或枝茎上,却叫人难以辨别,这让它们不易被敌害发现。要不是向导锐利的目光,我们多半察觉不了这森林的活跃与生气蓬勃 吧。即便眼睛学机灵了,恐怕许多的生物,也是我们所不知道的。
姆鲁国家公园无处不生动,姆鲁国家公园空气四处都清新,它被列为联合国世界自然遗产,绝无虚名。除了文中所举景点,姆鲁国家公园还设有树顶观鸟塔、树顶吊桥等,更有世界罕见的石灰刀石林(Pinncacles),让登山爱好者领会它的丰美,它的壮丽,它的蔚然可观。
游走归来,我迫不及待想向更多的大自然爱好者,推荐姆鲁国家公园———只有亲临,你才能感受它的光彩,它的独特,它的魅力!
伫立林间的树顶观鸟塔。
全长480米的树顶吊桥!
姆禄国家公园牌坊。
姆禄国家公园总部。
资讯:

姆禄国家公园位于砂拉越州,马来西亚航空内陆廉航(MASwings)每日有航班自美里飞往姆禄国家公园。姆禄国家公园提供住宿,需提前预订。更多资讯,请游览http://www.mulupark.com

《南洋商报·读者带路》2013-08-11

10/7/13

臨摹一簇小白花

百里香。
闻到百里香的香气,意识到夜已深。
百里香的香气,唤回童年父亲种在池塘边的夜来香,和樊篱旁的茉莉花。都芬芳,都纯白。
隔了几十年,母亲记不得夜来香了,听我提起,母亲叱道:“胡说,我们家什么时候种过夜来香么,夜来香长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……”
母亲的失忆,并非刻意。除了耳鬓悄然藏上几根银发,母亲的头发尽黑。母亲年近七十,三十二颗恒牙仍然整齐洁白,老被邻人误以为是几可乱真的假牙。尽管如此,她许多的记忆却已模糊。
确 实,小时候我们家长着夜来香和茉莉花。电流中断的夜晚,或月圆赏月的中秋节,我们一家人总爱坐在庭院的草坪上,天南地北地聊天、赏月。体贴的晚风往往在这 个时候,把夜来香和茉莉花的气息轻轻扬起,很温暖地送来我们的心里。我也记得这样的夜晚,哥哥握住吉他的手,会把我的灵魂编进快乐的民谣里。他弹着吉他, 我和姐姐伴着唱。有时候我们也吟诗,用一整个晚上的时间,和文艺对话。家里的夜来香、茉莉花香气,影响着我童年的诗绪,我至今心存感激。
而 我,此刻正和一簇百里香,伫立在月光下。待我转过身时,发现母亲从屋里走了出来,要我跟着她一起看看抽了新芽、开满一身秀气小白花的水梅盆栽。那一朵朵的 小白花,好似一个个可爱的精灵,穿着五枚瓣儿的白色衣裳,挽着细长的花柄,在月光下垂于枝桠,盈盈起舞。优雅的芳香吸进肺里,不只是身心感到快适,我的灵 魂仿佛也飘向了天空——袅袅翻飞。不可置疑的,有了一定的感动。
水梅。
“水梅花好香,好漂亮哦!”我说。
母亲的笑颜,就像滋养着花朵的阳光和露水,让我感到朴素的快乐。母亲如果记忆好一点,会记住有一株株曼妙的夜来香,曾经开满池塘边的小花坛,跟随我们度过无数个温馨平和的夜晚。母亲要是有记性,走近樊篱时,一定会记得那里一度攒进心底的茉莉花清芬。
我的心中,种满了当年的夜来香和茉莉花。我家的园里,水梅花和百里香如今相互媲美。都是长得好看的白花,都是散发芬芳的花精灵。这些花朵颇有些近似,我缅怀旧时光的心底,临摹了一株夜来香,一簇茉莉花。
“呵,这些茉莉花,这些白色的茉莉花!
我仿佛记得我第一次双手满捧着这些茉莉花……”
《马华文学》2013年10月号
10/7/13

沉迷死老鼠

那天阳光明媚,放学后,她到学校去接孩子。孩子的班主任看见她,摇了摇头,一脸苦涩,投诉道:“你女儿呀,今早没进班听课哦。”

“什么?”她怔了一怔,凌厉的目光随即落在身旁那个子矮她一载、小手拉着她衣角的孩子。

这孩子名家喜,今年九岁。她长得比两个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胞弟都来得高,身材略为丰满。她聪明伶俐,古灵精怪,行为举止往往出人意表。

家喜听见班主任向母亲投诉自己,长长的脖子向前伸了伸,僵硬着膀子,吐了吐舌头,圆滚滚的眼珠子停滞在母亲脸上。

“是这样的——”班主任讲述起晨里发生的事。原来,第一节课班主任进班后,没见到家喜,以为家喜迟到了,便开始教书。五分钟,十分钟……乃至于一节课过去了,班主任发现,家喜始终没踏足课室。

“当时呀,我心想家喜该不会给死老鼠迷住了吧!”班主任说。

“给死老鼠迷住?”她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。

“是这样的,我进课室前,经过楼梯口,发现那里有一只死老鼠。”班主任补充。“死老鼠?”她摸了摸脑袋瓜,眼神更迷惘了。

“哈,”班主任裂开嘴笑,又道:“一节课上完后,我走下楼,果然看见家喜蹲在楼梯口,一只手掩住嘴,一对眼睛动也不动,紧盯住发出异味的死老鼠。”

班主任一席话,听得她嘴巴张成一个大大的“O”字形,哭笑不得地瞪着孩子问:“诶!死老鼠这么好看吗?要看上一节课?”话未说完,班主任又说:“她告诉我,她在‘研究’老鼠魔鬼呢。”班主任耸耸肩,表示无奈。

“吼——”她简直抓狂,正想说点什么,家喜却松了口气似地,大幅度地点点头,真心实意且带着几分得意,瞧着她说:“对呀,妈妈,我是研究老鼠魔鬼为什么挡在楼梯口……”

她觑着孩子,无言以对。你说这孩子,怎么不叫人哭笑不得?

《星洲日报·星云版》2013-09-30

08/21/13

二姐的羽衣

http://www.blogkaki.net/attachments//g/h/7217/201010241323112dGum.jpg

张晓风有一篇散文《母亲的羽衣》,写每一个母亲,都是仙女变的。当她们还是女孩的时候,她们都是天神偏怜的小女儿,终日临睡自照,惊讶于自己美丽的羽衣和美 丽的肌肤,久久凝注着自己的青春,痴然如醉,及至有一天,当她们决定做一个母亲时,羽衣就不见了,换上了人间的粗布。所有的母亲都不再能飞翔,因为她们已 不忍飞去。

不知怎的,读了这散文,我即想起了二姐。二姐曾经也有着那么一件羽衣,美丽的羽衣。是的,二姐的羽衣不见了,她换上了人间的粗布。

我不太记得那时候,说的是怎么一句赞美的话了,反正是说“你今天好漂亮”之类的吧。二姐听了,自嘲道:“漂亮?从小到大,没人赞我漂亮。”我取笑起她的谦 虚,二姐二十一岁时,清秀的样子,浮现在我脑海:直长的头发、微尖的鹅蛋脸、齐眉的刘海、灵性的杏子眼、不够高的鼻子、说不上太漂亮的嘴形,凑在一起时, 组成一种比例上的美,温柔、和顺,看了心里舒服。二姐闲空时,阅读《小妇人》、《茶花女》、《孤雏泪》,也读《冰点》和《寒夜》。二姐擅长画画、做手工, 懂得缝纫、园艺、烹饪。她个子小巧玲珑,走起路来袅袅娜娜、秀雅飘逸,就像八十年代台湾电视剧里,那捧着书本走在校园的女孩。然后二姐告诉我:“大姐那么 美,眼睛那么深邃,鼻子那么挺直,五官那么突出,天生波浪形的头发很高贵,身材又高挑,我们相差不到一岁,走在一起,谁会认为我漂亮呢?”我想了想,能够 想象大姐站在身旁时,那种压迫的漂亮。

但那之后,你们并没有生活在一起了呀。” 

后来,我和姐夫拍拖了嘛。”

二姐这一生,就交了那么一个男朋友。他身材瘦长、鬓眉浓、眼睛大、双眼皮深、鼻子挺、嘴唇像是工笔画,配上古铜的肤色……我可以想象在他身边静静立着的时 候,别人看不见二姐的样子。而这一类事,二姐倒似习惯了的,接着又说:“结婚后呢,人家都说我儿子长得别致,生了女儿,又赞我女儿生得漂亮。”她边说,边 笑,鱼尾纹绽放在眼角,仿佛忘了自己曾经秀丽,或许从来不知道,也可能根本不在乎。

哟——妈,你去买些新衣服啦!”

有时候,她那总是打扮成一朵绮丽的花、皮肤润白、曲线浮凸的女儿,打量着她,嫌弃起她的老式、落伍。我不感到惊异,但感到悲哀。她并不知道,妈妈也曾经和自己一样,青春正盛、貌美如花,只是当了母亲之后,把一切好的都留给了孩子,工作时穿呆板的教师服、戴着黑框眼镜,回到家会不停地说:你吃了吗?功课会做吗?学业跟得上吗?同学有欺负你吗?别和坏孩子混在一起……

二姐有时候会抱怨,有时候也叨絮,她的眼睛总围着孩子们转,她奉献整颗心给她的家,在家里摸东摸西、整理美化,就使她度过了闲空的时光。二姐的手提袋破了、 衣服旧了、鞋子烂了,都舍不得更新,除了关爱,她也把丰富的物质,全给了孩子。孩子们对父母说话不顶撞、在学校里认真向学不惹事、在家里把课外读物都啃 完、画画比赛得了奖,她的脸上,就全是那属于母亲的欣悦自足的表情。

这就是她,二姐。

小时候,二姐最疼我了。听父母亲提起,我的脚步刚站稳时,每每吃饭,二姐都会把我最喜爱的虾仁都给了我。有时候我吞咽不下,吐了出来,二姐不假思索,便捡了 起来,放进自己的嘴里。到我上学的时候,她带我到书局买儿童读本和成语故事书,有《希腊神话》、《南美洲童话》、《中国寓言》等。她给我买精美的文具、实 用的字典,也把经典小说的内容,生动地讲给我听,带我进入书香世界。她教我画画,鼓励我写作、投稿……

二姐。

年轻的岁月就这样过去了,我们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。

二姐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,她的羽衣早已遗落在哪一个隐秘的时空里。每当我看见换上人间粗布的二姐一脸的疲惫与忧愁时,我总会默默地凝视着她,想要找回她那美丽的羽衣。

二姐呀,二姐。

我只能祈愿她的孩子们,都懂得珍惜母亲的付出啊!

 

 

《中国报》2013-06-27

 

 

08/15/13

来嘛,尝尝龙船花!

来嘛,尝尝龙船花!

我非彩蝶,却恋上龙船花。龙船花别名矮仙丹花,在我们家只管叫它铁钉花。它是常见的路边植物,公园里也处处是它的身影,你或许不知道它的名字,但只要看见它,必然会点点头说:“哦,原来是它!”

龙船花,学名 Ixora Chinensis
龙船花花期很长,花色鲜艳,常用来美化庭园和景观。
繁花似锦。
龙船花叶对生,花色丰富,黄、橙、白、红都有,花瓣组成十字星,星星聚成小绣球。传说在古代,十字图形代表着驱邪去病的咒符,于是每年端午,老百姓就把龙船花插在龙船上,以求吉祥,龙船花之名便由此而来。
我家处于市区,院子里却百花齐放,龙船花长在其间,自不必说。密植的龙船花常常招蜂引蝶,孩提时,龙船花最具趣味了,走起路来犹东歪西斜的小妹妹,还没学会 站稳步子已懂得采了龙船花,蹲在地下往耳后戴,贪其亮眼。过年过节祭祖时,母亲也以龙船花上供,红的、黄的,五、六簇龙船花摆在一块儿,煞是好看。我呢, 最爱就是随手采食龙船花。
“什么,你吃花?”
你的脸不必惊异得不能相信,我只是轻轻挑出龙船花花柱,往舌尖搁,微微吮吸让蜜汁泌出。新鲜的甜味流淌在唾液里,一缕花香溢发出来,清凉快乐。
母亲总说,花怎么能乱采,况且你们又不是蜜蜂,采什么蜜嘛!
“这,才叫童年呀!”
若果我们如是回答,母亲是否无言以对呢?但那年代的孩子,又怎么懂得顶撞,不必说,当然是待得母亲进入屋内,才把她的话抛向云霄,继续采摘龙船花去——
我们也采龙船花扮家家酒,煮菜炒饭。有一次,我糊弄妹妹说,吃了龙船花可以成仙哦!种满百花的小小院子是我们的乐园,龙船花于是成了我们的仙丹。现在的孩子,大概没机会体验这样的游戏吧?
在 那太阳光往地平线亲近的黄昏,有一日我带着三个小外甥到公园去。公园里那高高低低的龙船花,开满了红的、黄的,新鲜的花色。我想起童年的事来了,随手摘了 一簇笼船花里的一颗十字星,轻轻把花柱挑出,往舌尖搁,微微吮吸让蜜汁泌出,然后以舌尖扫了扫上唇,猛吞一口唾液,说:“好甜啊!”
这下子,小外甥们眼珠子撑得可大了,嘴里也各发出吞唾液的声音。
“五姨五姨,为什么你吃花?花可以吃吗?”

清甜的花柱。
我边笑,边给他们各递上笼船花里的一小颗十字星,说:“不是吃,只是吸花蜜。” 示范泌蜜汁的当儿,又补充说:“只有这种花可以这样做哦,对其他花可别乱来。”
结果呢,他们要了一颗又一颗。
“好了,好了。”我阻止说,尝尝就好,公园里的花怎么能乱采呢!
随行的姐姐斜睨着眼睛望着我。我吐吐舌头,问她道:“你看过你的宝贝们,有哪次对电动游戏以外的事情,这么感兴趣吗?”
姐姐微抿着嘴,点点头说:“那倒也是。”
采摘公园里的花固然是不良示范,但孩子们是不是应该有些机会,识破那百草花卉的趣味呀?
《星洲日报·星云版》2013-08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