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豚的天堂——罗威那

在靠海的度假屋我们睡了一夜。灰蓝的天空还留着几颗瘦小的星星,泛着微弱的光芒。我们顶着惺忪的睡眼,穿越迷梦般飘渺的晨雾,到海滩等候船夫。晨雾像是天边落下来的白云,很远、很近,清楚又模糊。

过了约莫十分钟,妹妹指着远处急速移来的瘦矮身影,说:“船夫来了!” 我的兴致,也跟着来了。

“耶,可以看海豚了!”我很高兴地接口说。

这时候,船夫已经走到我们跟前,打了招呼,很快地递给我们每人一件橙红色的救身衣。穿上它,我们陆续跳上船夫拉了绳子在手里的一艘船。船身瘦长,宽度恰好只能容纳一个人。我、爸妈、哥哥和妹妹一行五人坐在里头,加上船夫,飘在海洋里肯定有种轻如鸿毛的感觉吧,多不踏实啊!为的或许就是这样的缘故,这船有着独特的建构:船头、船尾各伸出一对脚,两根木条与船身平行,把两对脚连接起来,另外还有两根柱子,支撑着船身。我们坐稳后,船夫也上了船,船缓缓地动了,向着大海驶去。

船夫开着船,雾越来越薄,我们坐在船里迎着风,欣赏海的景致。

海滩远远地去了,白茫茫的海面越变越蓝,水深不可测。我以食指轻划水面,溅起了水花,打在我手上、落在妹妹身上,哈,真好玩。东边的天空慢慢地亮起来了,神秘的雾不见了,星光也熄灭了。东方渐渐发红,云彩边粉红得可爱。太阳从山边升起来,一点一点的,云彩逐渐变得血红。我马上取出相机,把日出收录进相机的瞳孔。海洋一望无际,我们的船渐渐逼近船夫口中那海豚的天堂了。

我们有机会看见“大海从鱼跃”的真面吗?听说幸运的话,看到的海豚将不计其数,一会儿翻越浪涛上,一会儿窜入大海里,从远处看,就像一个完美的弧度线条……

太阳不知在什么时候弹跳了起来,不大亦不小的椭圆形,并不耀眼。这时候,是海豚出没捕食的时段。船夫熄了引擎,伸长脖子在海面上观察海豚的动静(海上已经汇聚了许多同样长着怪摸样儿的瘦长船只,而且船夫都把脖子长长地伸着。)忽然,我们的船夫喊了起来:“Dolphins!”

顺着船夫的手指处看去,哥哥和妹妹兴奋了起来,而我的眼睛却注意不到一只海豚的影儿,爸爸妈妈也没看见些什么。原来,那出没的海豚,只是几个黑黑三角形的样子,是海豚的鳍吧,我错过了,有点失望,却见船开了,往海豚出没的方向追去。

起初,海面是静寂的。后来起了一声尖叫声,船夫和妹妹把手一指,我们便看见一个流线型的身体,在前方划出海面,接着又看见第二个、第三个,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形,映到我们的眼帘,带来了引诱性。

“不够,看不够!”我心里暗想。

很快地,船夫把船开上去,追踪海豚。其他船夫大概也发现了,便也追了上来,我们的周围,一下子聚满了船。船追得很快,海豚消失得更快。海豚大概心里不快活吧,海面又恢复了平静,水上没有一袭波浪。我们的船夫再次把引擎熄灭,让船平静地在海面流动。

这一次,寂静比较漫长。

等我们怀疑海豚不会再出现时,却听船夫把手一拍,我们便看见海豚在我们的船侧跳了起来,近得似乎触手可及。啊,它好像在把它的生命力展示给我们看,那么多的海豚,一只跟着一只跳,热闹得我们的眼睛应接不暇,海豚发出的哨音多特殊啊,音调又平又直。海洋公园里表演的海豚我看见过,像这样自由的海豚、这样的近距离的观看,我却是第一次看见。我感觉到那每一个浪涛下,都有着海豚的生命在颤动,感动得抿紧了唇,眼睛泛光。

接下来,海豚更调皮了。

我们完全不能预测它们会在哪个方位出现,即便船夫也不能准确地掌控它们的方向。海面上不少怪船追踪着、多少双眼睛注视着,海面下多少只海豚在做游戏,人们看清楚了这群,又看落了那群,看见了那群,第三群又跃起了。船夫们追得急,海豚们游得快、躲得久、翻越浪涛时也更加的高。

当船夫说:“时间到了,走吧,”的时候,我感到非常的留恋,又觉得自己和许多的游客们,似乎很有些不应该,怎么好打扰海豚在深海的清幽、逍遥、与自在啊!然而,海豚究竟是惧怕人们而逃亡,还是故意和人们玩捉迷藏呢?那海豚的天堂,的确是海豚的天堂吗?

子非鱼,焉知鱼之乐也!

 

《星洲日报·星云版》2013-07-12

2 thoughts on “海豚的天堂——罗威那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