臨摹一簇小白花

百里香。
闻到百里香的香气,意识到夜已深。
百里香的香气,唤回童年父亲种在池塘边的夜来香,和樊篱旁的茉莉花。都芬芳,都纯白。
隔了几十年,母亲记不得夜来香了,听我提起,母亲叱道:“胡说,我们家什么时候种过夜来香么,夜来香长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……”
母亲的失忆,并非刻意。除了耳鬓悄然藏上几根银发,母亲的头发尽黑。母亲年近七十,三十二颗恒牙仍然整齐洁白,老被邻人误以为是几可乱真的假牙。尽管如此,她许多的记忆却已模糊。
确 实,小时候我们家长着夜来香和茉莉花。电流中断的夜晚,或月圆赏月的中秋节,我们一家人总爱坐在庭院的草坪上,天南地北地聊天、赏月。体贴的晚风往往在这 个时候,把夜来香和茉莉花的气息轻轻扬起,很温暖地送来我们的心里。我也记得这样的夜晚,哥哥握住吉他的手,会把我的灵魂编进快乐的民谣里。他弹着吉他, 我和姐姐伴着唱。有时候我们也吟诗,用一整个晚上的时间,和文艺对话。家里的夜来香、茉莉花香气,影响着我童年的诗绪,我至今心存感激。
而 我,此刻正和一簇百里香,伫立在月光下。待我转过身时,发现母亲从屋里走了出来,要我跟着她一起看看抽了新芽、开满一身秀气小白花的水梅盆栽。那一朵朵的 小白花,好似一个个可爱的精灵,穿着五枚瓣儿的白色衣裳,挽着细长的花柄,在月光下垂于枝桠,盈盈起舞。优雅的芳香吸进肺里,不只是身心感到快适,我的灵 魂仿佛也飘向了天空——袅袅翻飞。不可置疑的,有了一定的感动。
水梅。
“水梅花好香,好漂亮哦!”我说。
母亲的笑颜,就像滋养着花朵的阳光和露水,让我感到朴素的快乐。母亲如果记忆好一点,会记住有一株株曼妙的夜来香,曾经开满池塘边的小花坛,跟随我们度过无数个温馨平和的夜晚。母亲要是有记性,走近樊篱时,一定会记得那里一度攒进心底的茉莉花清芬。
我的心中,种满了当年的夜来香和茉莉花。我家的园里,水梅花和百里香如今相互媲美。都是长得好看的白花,都是散发芬芳的花精灵。这些花朵颇有些近似,我缅怀旧时光的心底,临摹了一株夜来香,一簇茉莉花。
“呵,这些茉莉花,这些白色的茉莉花!
我仿佛记得我第一次双手满捧着这些茉莉花……”
《马华文学》2013年10月号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