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遲子建《草原》有感

讀文學作品時,腦海常常湧現一些問題。

1. 爲什麽小說營造的,往往是灰暗的氛圍?

2. 爲什麽小說刻畫的,往往是醜陋的人性?

3. 爲什麽小說描摹的,總是悲慘的命運?

4. 爲什麽小說展現的,總是憂傷的靈魂?

是因為這些,乃人類共性,更易觸碰人們的心弦,引起共鳴?是因為美好的傳遞較難滲透人心?還是因為作者對美好的感知,相對來得貧乏?

又或許,人們對純良的人心,美好的靈魂,嗤之以鼻,不屑抒寫童話?

我一直夢想著,有一天能寫出一篇小說佳作,營造的是溫暖的氛圍,刻畫的是美麗的人性,描摹的是美好的生命,展現的是快樂的靈魂。

這一天,遲遲未到來。

卻邂逅了一篇真摯動人的小說,不寫變態、畸形、扭曲的人性,不刻畫現實無情的社會。小說中講述善良美麗的靈魂,真摯誠懇的感情,溫暖了心靈,掀起了我心湖的漣漪,淚眼盈盈。讀了這小說,更讓人對草原格外的嚮往,巴不得買了機票,立刻飛往蒙古去啊。即便是那馬兒,也具有了靈性呢!

好想分享文章。收錄于《北京文學獎》得獎作品的<草原>,作者為遲子建 。【轉載:<草原>——迟子建 】

 

 

 

 

6 thoughts on “讀遲子建《草原》有感

  1. 灰暗氛圍、醜陋人性、悲慘命運、憂傷靈魂……
    我不甚懂文學及小說,不過我覺得寫小說大致分成幾種:一種是寫手-故事匠之類,寫什麼題材都難不倒她。寫快樂、溫馨還是煽情憂愁自然是他的選擇取向。另一種是寫相關自身生命體悟認知的,我想你說的灰暗小說多是這種吧。寫作是一個人對世界的認知,這類寫作人未免對社會灰暗憂傷等比較敏感吧,到底是因灰暗而寫作還是寫作而灰暗,可能也是身處這種局勢而悖論式地存在。(這社會本來就現實無情、變態、畸形、扭曲人性的說~ ><

    • 另幾種…… 寫作尤其是小說的,也有可能只是符合“文學獎規範”需求,或者跟隨前輩的步伐或潮流趨勢亦步亦趨,也說不定。

      寫小說寫積極善良、美麗的靈魂,無可厚非。也許我本性不積極善良美麗,好像都寫不出這類的東西…… ><

      • “也許我本性不積極善良美麗,好像都寫不出這類的東西”,哈,你都自称灰了,自然存在着灰的磁场。
        离人目前写过的仅仅几篇小说,同样也是缺欠着积极善良美丽的灵魂啊。
        至于“文學獎規範”,“潮流趨勢”,好似还真往灰暗一面倒。

        • 關於潮流趨勢,我覺得這一點比較弔詭的。
          主流傳統媒體上的刊載的小說題材,我覺得比較傾向“社會規範化”的積極向上,勵志小說之類的;某些徵文甚至明文規定不接納意識不良、政治、性等生活元素。再來中國大陸的主流小說指標,也似乎也是好人有好報,惡人有惡報,或者勵志言情小說。

          至於文學獎規範,這點我沒關注就不甚理解。文學若僅描寫积极善良美丽的灵魂,就會順從主流社會價值觀操控,而將原本邊緣的現實社會陰暗面更加邊緣。

          比如描寫美國社會問題的小說曾被美國主流作家視為不恥,因為據他們稱這種描寫特意擴大專注在社會灰暗面,不是美國夢之類的勵志。

          另外,也許光明的一面似乎易於傾向勵志鼓舞人心,而現實情勢卻不是那麼一樣子的事情,相反地,灰暗面卻有各種不同層次的人生、社會衝突。

          這視乎是寫作小說功能目的不同認知。

    • 我所涉獵的大概太少,沒讀過什麽積極題材的經典小說,溫馨的散文倒不乏其文。又或許,沉重的小說能夠引起深思,相對來得深刻吧。"到底是因灰暗而寫作還是寫作而灰暗",不知怎的,看到你这句,我想起了这位写作人(http://hlye.blogkaki.net/viewblog-92316/)。

      • 作為讀者,我對於積極題材的經典小說,未免好奇,閱讀經典勵志小說終極宗旨是……? 鼓舞人心,獲得激勵光明?

        這又回到了,讀者對於“小說”這形式的文學,應具有的是什麼,要求的是什麼。(這又類似小說的功能/意義。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